浙江锦正科技电子膨胀阀系列产品5年间销售额达

 公司新闻     |      2022-05-31 20:34

  “公司推行全员持股一年多来,除常规工资外,作为科研人员,我去年还多了8万元左右的分红。”5月23日,在新昌县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浙江锦正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骨干王贤广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股权激励下,上班就是为自己打工。另外,父母和子女还能从公司额外获得工资和上学补贴。

  2021年5月,中央赋予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光荣使命。一年的时间里,在新昌有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如同王贤广一样,腰包越来越鼓。

  打造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试验区是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四大战略定位”之一。去年,《浙江省“扩中”“提低”行动方案》就已着手起草,目标是推动率先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

  去年8月,新昌获评浙江省缩小收入差距领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首批试点。“科技创新驱动工业高质量绿色发展一直是新昌的金名片,是新昌将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完美结合的成果。”新昌县委黄旭荣表示,新昌正在开展“万人奔中计划”,梳理出“扩中”“提低”十大举措以及企业参与共富的市场化项目,“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是新昌的秘笈,也是新昌推动共同富裕的方。

  “走小县大科技之路多年,我们切身感受到科技人员是创新的主导力量,希望一名科技人员能造就一个中高收入家庭。”新昌县委、县长王奇洲介绍,去年10月,《新昌县科技人员收入倍增行动计划》发布,明确提出实施薪酬制度、股权激励、进阶管理三大改革。

  据了解,新昌在企业层面全面推行科技人员协议薪酬制度,将薪酬分成三个部分,其中固定工资实行最低指导工资制度,科技人员高于普通员工10%以上;绩效工资根据科技人员业绩成效,分档给予发放;专项奖励根据创新成果转化收益,按比例给予专项奖励,或者“一年一评”持续奖励。

  每到发薪日,锦正科技职工都会收到一张特殊工资单,除了常规薪资,还会单独注明一笔“分享基金”。锦正科技综合管理部负责人俞志英告诉记者,自2020年7月起,推行全员持股,每年给予职工6%保底分红,如有亏损由企业承担。除了全员持股,公司会按每个人工资标准的10%,额外出资存入该基金。职工任职达到5年以上,即可提现,随着任职时间延长,合计能获得5万元20万元的奖励。

  “全县目前有科研人员约6700人,高技能人才约28000人,合计34700人。通过科研人员全员持股,再加上部分高技能人才和优秀员工,目前新昌企业股权激励已超7000人。”新昌县科技局局长张晓岚介绍。

  获得公司技术成果特等奖及近百万元的奖励!去年10月,在三花控股集团第三届科技创新大会上,三花智控电子膨胀阀事业部技术部长魏先让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又一次高光时刻。

  重奖因何而来?由他率领团队研发的变频空调所用的电子膨胀阀系列产品,5年间销售额达40多亿元。三花控股集团董事局办公室副主任杨长春介绍,集团设立研发项目奖励,科研团队最高可获200万元奖励,去年就兑现资金4000多万元。“科技人员可获得技术等级、管理岗位的双重晋级,按公司划分标准,10级技术等级的人才,收入可以拿得比总裁还高。”

  针对企业的关键核心技术,新昌鼓励科研人员通过“揭榜挂帅”的方式技术入股,增加智力变资产的转化通道,同时推行实施科技人员晋升“双通道”制度,管理职务和专业职级并行,工资待遇就高不就低。“人才”变“股东”的案例在新昌企业内屡见不鲜:万事兴机械核心团队技术入股占到公司股份的53%、三花智控科研人员人均奖股1.32万值超30万元通过体制机制优化,新昌正着力打造“增加科研人员收入带动企业研发投入提升企业技术和效益增加科研人员收入”的正循环。

  “收入扩中激发科技人员创业创新积极性,从而增加研发投入、提升企业效益,进而集聚更多科技人员、推动更高水平发展,形成科技人员增量增收与区域经济提质提效的良性循环。”王奇洲说道,迄今,新昌县科技人员总人数已由2020年的5498人增长至2021年的约6700人,人均年收入由13.1万元增长至14.4万元。全县研发经费占GDP比重连续七年保持在4%以上,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倍多,人均上市公司数和人均市值均列长三角地区县域第一。

  “企业先富帮后富是一种社会责任,帮助企业拓展先富帮后富的能量通道,是党委政府在推动共同富裕过程中的分内事。”黄旭荣表示,新昌县委县政府将当好“服务员”,在符合市场规律的方式下,推动民营企业参与共富,着力解决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从而让企业在研发投入上更有底气。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大量工业企业遭遇了生产物资无法及时供应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产业链上下游的联动协同机制尚未完全数智化,供应链未能在不确定环境中敏捷反应,使得企业在面对原有供应商“停摆”时难以快速通过全国寻源,找到供应链替代方案。在这一背景下,工业品商品标准化编码作为产业各环节实现数字化对接的必要条件,重要性被进一步放大。